咸鱼景

最终幻想15,刀剑乱舞
互攻 杂食 谨慎fo 文渣ooc文短 长谷部腐向相关不吃

非常同意啊😭

AOzero:

分享些我目前为止都很相信的吃粮产粮……不知道啥(x
大部分是我自己总结的(x


1)点开了自己不喜欢吃的,默默右上角关掉。如果不好受了,去找些好吃的缓解一下。不要直接朝作者抱怨。实在想吐槽,私下找亲友,不要开群,发说说,发带tag的lof博文,等等。


2)看到写得再ooc,再傻再小白,再受不了的文,也……不要骂人。只要作者不是为了黑cp而写,那作者都是因为爱才写的。这是一种分享爱的行为,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实在看不下去,要么关掉,要么实在想管,那就多做做科普,不要骂人。
谁都有黑历史的时期,谁都有写什么都很水的时期,没有人生下来就要成为大大。批斗不但没什么意义,反而还否定了别人的努力,以及过去的自己。


3)既然是白吃,既然冷得没粮吃,就不要嫌这嫌那了,吃吧……
如果实在受不了,那就自己动手产呀。


4)既然不萌哪对cp,就不要每天去关注人家的动态,不要管他们那边的恶意言论有多能跳……有时间和对方互掐,不如回来自己萌的cp这边,产粮,科普,推广。就是要过得舒服,让对方嫉妒(这人x


5)不要当圈管……不要规定别人可以写什么不能写什么,不要因为这个粮食不符合你的三观你的口味就说它辣眼睛……
这世界非常大,我已经什么play都看过了,内心简直毫无波动(住嘴


6)对什么事件发表个人看法不要带tag,不要带tag。tag严格来说不是稍微带点边就可以打的类型,我觉得个人看法更像是心情日志,是带着个人色彩和特性的,发布到tag那种公共平台就不太好了。
我以前好像也干过这事……就那个spideypool到底是哪个spidey哪个pool的事(x)现在反省,以及向大家道个歉wwww


最后一条,7)关注几个高产高质量的太太,然后不搜tag,最多一周搜一次看看有没有新太太。一切就都解决了,拍手。


如果再想到啥,就再写写(

simulation无料

       提早放了吧 写的不好ooc爆表 不够混圈的回家继续种田去了
一向私设如山

研究员x程序 吃不下就不要往下拉啦~谢谢你。
光忠全程不完美甚至会被冻成狗
俱利电子音多话巨细心会提醒人
不符合心中这俩人设定麻烦就别点开了谢谢,谢谢你







这场雨似乎没有结束的时候, 烛台切光忠白色的袖口被雨水浸湿,裤管上来自墓地的黑色泥土和着一旁行人收伞弹落的的水珠结成了泥块,下一秒路过的司机完全无视路人,径直的从他身边驶过,溅了他一身水。原本服帖的西装吸收了污水显的有些皱巴巴。
然而他并没有太在意,抬起手弹了弹尚未渗进衣料的水珠,举着那把黑色的伞,沿着喧闹的街道走他那空荡荡的家。
烛台切光忠单手拿着钥匙,尝试了几次也没能成功打开房门。下定决心的将左手握住右手才勉强将钥匙捅进锁芯,传出咔嗒的声音。踩过泥水的皮鞋在地上留下黄色的泥水印子。至今让他无法平复内心的消息,加上几天没有合眼的疲倦感,化作像是要把头骨敲碎的疼痛,冲击着身体,让他瘫倒在沙发上。在常人的认识里,烛台切光忠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但他现在这幅魂不守舍的憔悴样子,也证明了一件事——即使是他也不过是个脆弱的普通人类。就像现在,他都没有力气去接住那个被自己碰掉的手机。
烛台切光忠抬起沉重的眼皮努力的与困意抗争,想要确认掉下沙发的手机现在怎么样。手机的小小的指示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让人烦躁 。与此同时,在没有任何人操作的情况下,手机冰冷的电子音响彻房间,问道“能帮你什么吗?”
烛台切光忠经历过被鹤丸设了每一分钟响一次的闹钟的恶作剧,所以他下意识的把刚才的手机发出的声音当做个早就设定好的玩笑,嘴里不自觉的念叨着“这又是谁捣的鬼?!”,无视了刚才的询问,不久后烛台切光忠还是决定撑起身体,走回房间将自己埋到柔软的床上,放弃思考陷入睡眠。客厅空荡无声,只剩下手机指示灯倔强的在黑暗的房间独自闪烁着。
当他一觉醒来,床头闹钟显示日期已经变更。“我居然就这么睡了一天?”烛台切光忠懊恼不已。然而作为一个刚过度劳累才刚醒来的人,身体不可避免的还带着倦意,以往养成的习惯让他选择冲个冷水澡冷静一下,昨晚并没有烧水,他顺理成章的将花洒随意拧了个角度,却被花洒流出的热水烫得浑身红肿。所以说是谁在搞鬼?嘴角忍不住向右扯了扯,此刻“我觉得我需要问询某个人。”的想法充斥在烛台切光忠大脑。
他大步走到记忆中放置手机的地方,想要确认在贪睡的时候是否有人联系他。可是就算他翻遍了印象中可能放置手机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找到。直到脚尖无意中踢到手机的一角,才想起昨晚手机被自己碰掉地,回到卧室的时候还不小心将它踢到了沙发下。
打开锁屏,烛台切光忠确认了手机屏幕上并没有显示未接来电,顺便检查手机外壳有没有开裂。最后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指示灯,看着它亮起熄灭的时间,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机,本来有些痕迹的手机在他手掌中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他有些粗暴的一把揪掉墙壁上的数据线,将手机連接到电脑,usb端口在手中来回翻了几次,开机的时间在他眼里似乎被延长了几倍,手指磨蹭着滚轮来缓解内心的不安。显示屏投出他最熟悉不过的桌面,手指在键盘上一刻不停的敲击着,即使软制的键盘都能听到手指扣击按键的“啪嗒”声。
追溯的 ip地址和发送时间的结果投在屏幕上,让光忠无奈的咧嘴苦笑。加密的文件解析过后,“礼物”两个字代替了原本是乱码文件名。都是他熟悉最熟悉不过处理方法。“你可真是给我留了一份意外的礼物啊,小俱利。”烛台切光忠在看到结果后,将原本紧绷着身体放松,缓缓靠向椅背。
另一边,电脑本应该在烛台切光忠按下关机键的时候停止运转。可是直到手机的指示灯熄灭,电脑才真真正正关机。当然这些事情电脑的主人并不知道。
烛台切光忠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只不过俱利伽罗留给光忠的这份礼物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他。烧好的热水,回到家切换到新闻的电视机,订购好的咖啡豆,和不知什么时候订购的送来的蔬菜等等琐碎的事情……让他产生了俱利伽罗就存在于他身边,帮着他安排这一切都错觉。
今天的他像往常一样将身体深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播放完新闻联播的电视台开始播放能让人背出台词的电视广告,他正想拿着遥控换台的时候,电视屏幕上显示的内容已经变更,纪录片里新生的幼猫在屏幕上滚来滚去,轻柔甜腻的小声猫叫在房间里回响。这份俱利留下来的礼物从最开始的简单为他安排事情,再到自动调换到那个人喜欢的节目,简直就像他坐在自己的身边拿起遥控器换了台。
“好安静。”客厅只有他一个人,空荡荡的,电视的声音开到最大,在整个房间来回游走着。顺手拿起手机想看一下时间,指示灯不停的亮起又熄灭。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手机的指示灯突然熄灭了。
这时手机发出冷冰冰的询问“我能帮你什么?”烛台切光忠持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拿稳手机。“陪我看电视吧。”他思索了一会,对着手机说出这个答案。他把手机放到了抱枕上,将手机的摄像头对着电视,就像给老朋友找了个舒适的观影位置,“猫咪真是神奇的生物呢!”烛台切光忠一直看到电视节目,直到电视上只剩下雪花才回屋。
烛台切光忠不知道这个程序究竟能进化到何种程度。除了那次手机掉下沙发后,它很少通过手机的提示音与他交流。但他坚定相信程序在成长,它从最初只会通过摩尔密码和手机自带的语音传达信息,后来学会使用的打印机传达话语,再到现在它已经学会利用网络的资源合成更自然的人声和他进行对话,虽然只是譬如“你需要休息。我能帮你什么?”这样简单的语句。它就像个孩子,学习人类常识,理解规章制度,洗澡水温设定不能过高,大到禁止利用防火墙漏洞去查看政府资料。
它甚至有了明显的情绪分化。如果烛台切光忠称赞他今天的文件资料整理得当,它就会给他整理更多的资料,并且小声通过音响,用合成的人声小哼一段当月的流行歌。要是他因为计算结果出错而叹气,它甚至懒的亮起手机的指示灯。
烛台切光忠身上带着寒气打开房门,今天的家意外安静,打印机没有吐出新的打印纸,也手机静静的待在茶几上,没有响起熟悉的电子音。也许是最近繁重的工作让他倒头就睡,所以程序有了生气的情绪?他思考着没人理会他的理由,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趁我还没脱衣服,正好陪我出去走走吧?他冲着手机说着。屋子里依然静悄悄,手机的指示灯极快的亮了一下,再没动静。有脾气了?这家伙居然傲娇的没有回应自己。烛台切光忠摸了摸下巴,补了一句“我可没看到指示灯。”随后屋里就响起电子的合成音“走吧。”得到答复的烛台切光忠忍不住大笑起来,“带你去看看外面,记得开启摄像头。”他这样嘱付道。随后把手机放到胸前的口袋,只露出手机的摄像头,“顺手把剩三格的充电宝塞到公文包里,锁了房门,走出公寓。
风吹落枝头的枯叶,也让烛台切光忠立起了衣领,他沿着路灯走过一条条路,来到无人的公墓。这里只有树叶的沙沙声。走过一块块同样规格的石碑,他最终在墓地倒数第三排第七块刻着龙纹的石碑处下了脚步。
烛台切光忠站在石碑旁,直到身体被冷风吹的发麻。手凑在嘴边,让哈气冻让冻僵的手缓过劲,暖好手紧贴裤缝,微张的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合上了,这幅吞吞吐吐的样子,没有往日一丝的从容不迫,倒像是羞涩不知如何开口的青年。他最后决定还是从公文包里掏出整齐的文件,双手拿着它搁到石碑旁,肩膀抑制不住的抖动。
“我觉得你需要增添衣物”胸口的手机感受到他身体的异常,提出建议,才让男人意识到,长期保持开启摄像头状态的手机热的发烫,他小心的把它从口袋里掏出,连上公文包中的电宝。
“我没事,只是有点激动,前面这位是陪伴我多年我的老朋友,也是你的创造者。”烛台切光忠这样解释道。“情绪激动相应的添加运动量,转移注意力走出狭小的房间,到视野开阔的地方,闭上眼,张开双臂,向上伸展身体。”机械音朗读词条部分内容,显得有些搞笑,突然话音停了几秒,程序转变了话题的内容。“后来他怎么了?”虽然依旧是听起来让人蹩脚的电子音,却比刚才小了几个分贝。
男人咬了一下嘴唇说道:“他死了。”他努力维持一个正常的语调,却压不住颤抖的嗓音。
“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制止他继续研究那个课题。”眼尾有透明的液体划过烛台切光忠的脸颊。他深吸一口气,胸腔随着呼吸扩张,让自己足够冷静去继续刚才的讲话。“他给我留下了你,并且希望我叫你大俱利伽罗。你见过他了,那么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是大俱利伽罗了。”男人讲话结束,把手机和充电宝收回公文包。“我们走吧,大俱利伽罗。”他紧握手中的提包,在寒夜里往家走去。
对于烛台切光忠来说 一件事情终于解决,而对于被赋予名字的程序,它所接受到的信息改变了他的成长方向。新的参数输入,让被命名为大俱利伽罗的它变的有所不同,冲破了原本对它的束缚。
烛台切光忠不知道的是,当他给予这段程序名字的时候,它便开始改造自己,分析着庞大的网络数据。就像雏鸟更替下绒羽,等待着新生,为特定的对象奉献它的所有。电脑开始运转,搭建着虚拟的形象,等候着烛台切光忠下一次打开。
作为人类的男人无法感知这场悄无声息的改变,他唯一能觉察到的就是小区的供电系统在当晚瘫痪,让他遇到了就连备用电源也无法启动的尴尬情况,只能选择把手机链接数据线,插在没有电的插板上,等待明天供电恢复,像往常一样迎接大俱利伽罗用这些生硬的电子音向他问好的一天。
手指长按开机键,他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只不过金色刀纹壁纸被一个背对着他,长着猫耳的青年形象所替代,白色T恤将偏棕色的肌肤和左臂的龙形纹身展露无遗。对方注意到隔着屏幕有人盯着他,抖动了一下左耳,摇了下棕色尾巴尖。小声的说了声“早。”
烛台切光忠的指尖下意识的点击粉色的耳朵耳朵,就像触碰到了真的耳朵一样,青年头上的猫耳向后背去。“你是大俱利伽罗?”的问话话不经思考从他口中脱出。屏幕上的青年终于转过身面对他,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建立这个形象?加了耳朵,还有尾巴?”他盯着对方的眼睛,大俱利伽罗像见了强光的猫咪,将双眼微眯仔细瞳孔竖立。“因为你喜欢猫咪,但是过敏没办法碰吧。”他坐下,歪着脑袋脑袋回答这个问题。他就是大俱利伽罗,烛台切光忠内心下意识的做出判断。
程序可以模拟自我意识,通可以过信息收集来推断喜好,分析行为数据进行交互反应。烛台切光忠用这些理由压制内心的欢呼雀跃。这个世界没有让灵魂以电子形态存在的技术,因为灵魂是由庞大的记忆体系和环境因素构成的,缺少任何看似微不足道的构成元素都无法复制它,所以成功几率无限接近与零。而他现在面对的只是一个模仿着大俱利伽罗的成长型程序。男人用这些无法反驳的理论企图使自己从美好的幻想中清醒。那只是程序,那不是他的灵魂,却在最终还是对着屏幕下青年说出了“谢谢你,小俱利。”
人总是要有幻想的,不是吗?烛台切光忠暂停了手头所有的实验。开启了尘封已久的故友研究室,一头扎进渺无边际的资料中。每当研究进行到深夜的时,他就忍不住想象曾经这间屋子的主人,是如何度过这样枯燥无聊的日夜。他还好,有大俱利伽罗在屏幕一角,他不曾离开过光忠的视线。大俱利伽罗从最初只能在小范围内移动,到现在能够自由的穿梭在家和研究室的电脑屏幕之间。大俱利伽罗也企图分担他男人的工作量,或是做出诸如转换自己性别这种让烛台切光忠大吃一惊,松下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
大俱利伽罗就像个急切想要得到家长承认的孩子。他的行为反应越来越趋向于人类,他会烛台切光忠敲击的代码里插进例如“我现在更像人类一点了吗?我想成为人类。”的句子。烛台切光忠看到后也总会回复例如“更像了,你会的。”停下手头的工作,用指尖安慰性触碰还没有流露做出太多表情的它,之后继续投入工作。
就这样,大俱利伽罗不断吸收着数据信息,即使得到的总是同样的回复,它也从没停止过自己的询问。直到烛台切光忠在屏幕前无法停止剧烈的咳嗽,男人能感觉到肺叶像残破的风箱艰难的维持着呼吸。“光忠,你需要救护车。”大俱利伽罗拍打着屏幕,朝他叫喊着。音响的音量调到最大企图让烛台切光忠注意到他。对方却只是费力的在键盘敲击下“你马上,就会成为真正的人类。”手指费力移动光标simulation构建完成,开启程序真正拥有人类大俱利灵魂的进程。他的身体也随着程序运行倒下,再也没有起来。
屏幕上大俱利伽罗的形象消失不见,运行至一半,EXECUTION逐渐一条条取代运行的指令。源文件损毁。这台电脑再也没有被使用过。   
                                                                       end
附注:simulation, 模拟,仿真〔尤用于试验〕;模拟的环境。
     execution,处死[处决]  实施;执行 | 执行
       



simulation的第二结局.有人会感兴趣吗

min的本本嗷嗷嗷!推荐推荐!一定不要错过

MIN:

不好意思占個TAG

做個CP20 F10 光忠的味道我知道 Day1攤宣

感謝阿鼠 希瑞 阿景的寄攤!!


《平行相交之際》/全年齡/24P/25RMB/漫本

劇情偏向平行時空轉生類

第一次出本各方面請包容W

希望本子能平安抵達_(┐「ε:)_


一个刀音婶婶搞事群
承包一条龙服务,问路约房约车约饭约串门,出票球票
快来一起搞事情啊]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一个人远征了啦

烛烛

粗暴h,走链接

[两个咪的小设定

反正只是个无脑h文啦其实讲不了这么多但我就是想写这两个咪的设定(你)
1受方:刚出道的新人演员,家族哥哥都是大明星,自己人气也不差,颜面担当,但是总觉得自己不够好,服从了公司羞涩温暖人妻的设定,实际上想要挑战反差更大的角色,对于自己性向没有勇气确认
   一边刘海稍长,但是眼睛暴露性向的那件事情时候意外受伤,毁容。
  公司塑造基本形象,白色衬衫,牛仔裤的温润青年,
攻方:转型导演的全能系幕后人员,因为当年的意外事故,去了另一个城市用假名磨炼,从龙套做起,借此转型,建立在演艺界的绝对权威,每当采访时候有人去问他如果从那场致命性的打击中回复过了,他总是笑半开玩笑的着说,是因为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基本形象,右脸的伤痕隐隐约约在刘海下出现,黑色眼罩眼罩遮挡右眼
 
  形象,黑色风衣,内搭马甲白衬衫,或是灰色西装,左上口袋常配金色眼镜。[/cp]
   烛烛
    他有着羊般顺服的眼神,用金色的瞳注视着,或是习惯性翘起嘴角。醉人的微笑,永远绅士。白衬衫,黑框眼镜,与烟酒无缘,永远感觉散发着温暖的气息,这是人们所塑造的烛台切光忠。当一切表面现象倒塌的时候,连这些行为都被视作令人呕吐的污浊物。其实他也挺讨厌自己的,无论是不敢踏出下一步的摇摆不定的内心,盖在白色医用眼罩下的伤痕,还有懦弱到连自己真正性向都无法承认。
       那就逃吧,烛台切光忠独身提着黑色箱子,随着夜色踏上了离开城市的火车,包厢里穿出人们浅眠的呼吸声 。单手推开软卧的门,没有看到想象中睡相糟糕的乘客,反到是被翻阅报纸的男人吓了一跳。
   只是没想到旁边卧铺上躺着的男人没睡,那人手持报纸,金瞳,黑色的眼罩。听到有人进来只是整理了稍有些褶皱的衣领,穿上了放在床角的皮鞋。
   他忍不住把目光投在对方身上,上下打量。同样的发色,相似的脸型,只不过右侧的发遮脸,对方察觉自己注视的微翘起的上嘴角,和从身上传来的熟悉烟草味。
   “先生,借下火”对方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线,注视着他。才意识到刚才的失态。从贴身的口袋中掏出银色的打火机,拇指在打火轮上磨蹭,没人说话除了有些乱的呼吸声,只留下“嚓嚓”打火轮摩擦的声音。或许是路途上有些脱力,拿着火机的手忍不住的颤抖。
     对方握住烛台切光忠执着火机的手,黑色皮质的手套蹭过皮肤,稳住发抖的手指,终于燃起了火苗,也勉强照清了对方的脸,相似的脸让他忍不住心底的惊讶,白色的烟卷凑在火苗上段,烟草伴随着纸卷燃烧,燃起点点火星逐渐发黑掉落烟,烧焦的烟草味从两人之间扩散至狭小空间。
    燃尽了半段烟,对方只是执在指间,小啜一口。随手把剩下半支烟光忠递到唇边,烟嘴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有些湿润。顾不上那么多了,他需要熟悉的烟,熟悉的东西来稳定自己。
   烟头随着呼吸在包厢里忽明忽暗,胸腔中蔓延着让光忠能平静下来的气息,光忠不知道是嘴上的这支烟,还是递给自己烟的这个极其相似的男人。烟燃的很快,无意间火星已经蔓延在了指尖。
后续走链接
https://m.weibo.cn/5520203894/4096267426717350

《漂泊止于恋人相遇》文本一宣+印调

kkkk希瑞的印量调查ww要出本本啦ww

北阪有桑:

刊名:《漂泊止于恋人相遇》
作者:希瑞娅斯
配对:烛俱利 only
字数:8w↑↓
价格:视印量而定
页数:130~160
收录:
《漂泊止于恋人相遇》全文
番外一则
(全文会在完售后一月之内放出,番外不公开)
试阅地址:http://siriusying.lofter.com/post/3c43ef_e22b6af
印调地址:https://sojump.com/jq/13086663.aspx

首发魔都CP20 Day1!
社团:光忠的味道我知道(可以去CPP上收藏我社以及本子~)
(社团团标感谢@污龙橡皮鸭 太太授权)

初步预计4月中下旬二宣,二宣公布封面+价格+其它信息。本子首发CP20 Day1,摊位号未出。届时会在微博(@慕德最近有点忙)和lofter公布。
印调地址:https://sojump.com/jq/13086663.aspx
猛虎扑地式求转发求填印调!根据印调结果决定是否通贩嗷~




(假装自己有一宣图)

烛俱利性转h

百合h,抹布要素有,私人兴趣满满,ooc炸天
小破车
OK的话走链接
烛俱日快乐(迟到的贺文)



课堂内,不同于课堂上紧盯着老师的其他学生,大俱利伽罗装作走神的样子,把头偏向窗外,眼神却还是向讲台飘忽着。拇指上发尾绕了一圈又一圈,留下紫红色的痕迹,她也没有在意。讲台上的老师用金色的眼注视着自己,投来不满,甚至嘴角都不自觉的扯到一边。
她干脆一手托着脸面对窗户,顺带遮住开始泛红的耳后。
   春天,樱花,生物课,和发情的母猫的嚎叫,混杂的穿过大俱利伽罗的大脑。她不想听到猫凄凉的嚎叫,更不想听到讲台上那个人拿着生殖器官模型,介绍着女性生理构造,无论是阴唇,阴道还是子宫。头晕晕沉沉的,课桌下的腿不自觉交叉相叠。裙子被刚才的动作撩起裙的一角,漏出线条美好的小麦色的大腿,如果有人视线向下移甚至能看到白色的底裤,和被濡湿的水痕。
   下课铃声响起,提起背包,在走廊被冲出教室的学生零距离,衣料被磨蹭,被迫和他人紧靠在一起。专属于男生的汉臭味与女孩子的沐浴露香气混杂在一起,喉管充斥着痒和呕吐的欲望。女孩子间拉着手,边说边笑,和男生在走廊里大声的嘶吼让他脑袋昏昏沉沉。快点回去,大俱利伽罗近乎用着小跑的步子,向外走去。把投在她身上光忠的视线甩在身后,消失在在她的视野里。
   打开房门书包扔在床上,发出嘎吱声。揭开衬衫的第一个扣子,把紧束着的胸罩顺手扔在床头,冲进浴室打开花洒,冲出的水流瞬间浸透衬衫和裙子,上身的衬衫呈现半透明的质感紧贴着身体,让没有胸罩束缚的淡褐色凸起的乳粒格外明显。下身的裙子湿透了的裙子勾勒出经过锻炼,美好的臀部曲线。多余的水珠顺着浸湿的发梢,大腿根部滚落。她闭着眼在次打开花洒,让冷水击打面部,水流在下颚骨滑落,滴至锁骨再向下走去。就像这么做可以去赶走大脑里的一片混沌。

剩下走链接.好像没什么人看啊otz( ๑ŏ ﹏ ŏ๑ )
https://m.weibo.cn/5520203894/4090824721381436

练习 一日千字

  俱利烛描写练习
关键词瞬间or一瞬

一瞬,对于除非损毁而消失的付丧神来说难以理解,什么是一瞬呢?在地下长眠到重见天日?从不断更迭的时代,还是今日还在身边明日就分隔异地的同伴?
  烛台切光忠从锻刀室走出,正午的阳光投射在脸上,让他一时间皱眉,瞳孔微缩,用手掌挡住眼前,有一只手遮住了他的眼睛,另一只开始只是小心的触碰了他的指尖,随后牵着他向前走着。鞋子后跟叩击着木质的地板,发出哒哒的响声,手心传来熟悉而暖人的温度。
  这是烛台切光忠来的本丸的第一天,从长眠到到苏醒。像是雏鸟一样被牵引着,熟悉所处的环境。不自觉投向某处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张开合拢手掌,或是坐在庭院中迎着太阳,像远处眺望。落日投下的余光,存在的实体,属于人类的呼吸,以及温暖的体温。是作为人类才能体会到的,是拥有人类实体的标志。
  大俱利伽罗依然会询问他,关于瞬间的理解。即使对方尽力的将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但是攥紧的手掌,和骨头捏紧发出的嘎嘣声,还是透露出他对于这个问题,将会得到答案的紧张。但是就像他清洗过的玻璃制品,光线从其中穿过,不留下任何痕迹。漫长的作为付丧神的生活,让他觉得人类的生命本身就很短暂,即使是在这间本丸也一样。今日与昨日并无区别,晨曦与黄昏依然相同。作为年的时间记法都是一晃而过,更别说人类眼中的瞬间了。
   注视着对方咬着下唇的嘴,烛台切甚至带上了比划来企图解释在他眼中的时间。对方只是嘴角动力动,有些无奈的动了动肩膀。踮起脚,摘走了他头顶上飘落花瓣。
从那以后,烛台切身边总有着大俱利伽罗的身影,大家默认这是审神者的要求,没有多加关注。可是在房间的角落,走廊的拐角,多了些异样的喘息,和无法言语的气味,和窸窸窣窣的小骚动。可能是手肘不小心撞到了柱子,或是两人生涩的吻撞到了牙齿,还是缺氧过后的过呼吸声呢?唇留下的触感,扑在耳边潮湿的呼吸,留在胸口勉强遮掩住的吻痕,还有共同品过的酒。
这些零散的时光,专属于两人的时间,逐渐拼凑起来拥有人类身躯的烛台切光忠。
   

挂个傻逼。

Avogadro:

慧酱的大咖喱今早碎刀了,宿舍婶婶们一起为他举行了一场 别开生面的 葬礼。
有萤丸的审神者执意刷图,老将大俱利马革裹尸!
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请收看今晚的[刀剑与法]


































笑死我了233333333333

还好给鹤球装了御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