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烛

最终幻想15,刀剑乱舞
互攻 杂食 谨慎fo 文渣ooc文短 长谷部腐向相关不吃

冒个泡泡
这周恢复更新
并且开始筹划cp无料@_(:зゝ∠)_

归宿

有没有人吃这一对呢 ∠( ᐛ 」∠)_ooc提醒自我放飞注意
未完
瞎jb搞了点,有人感兴趣就写下去

缓冲区
  靠在屏风后的烛台切光忠,下意识的一掌拍向那个震个不停的闹钟,龟壳装裂纹满整个外壳。揉了揉满是倦意的脸,抚平褶皱的衣角,带上微笑的表情,拉开隔开锻刀房屏风,迎接新成员的到来。
“我是小龙景光。为寻找主人而流浪的旅人……。你就是这次的主人吗?”如果现在是白天,烛台切光忠或许能以百分的热情欢迎这位新成员的到来,不幸的,这是连续锻刀近乎不眠不休的第三天,也意味作为近侍的烛台切光忠在锻刀房旁守了三天,才等到这位审神者口中心心念念的刀剑男士。
男人在房间四处望了望,似乎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这里并没有我找寻的主呢”小龙景光边说边往外走去。
   只是小龙景光抬起的脚并没有让他移动,身后有股力量拉着他向后倒。他看着那位身着黑色燕尾西服的男人,正微笑的揪住他披风的一角。
   “先生,请你放开我的衣角好吗,我着急。”辛苦维持着形象的烛台切光忠一瞬间面部崩坏,怒意似乎实体化缠绕住眼前的小龙景光让他停下所有动作正视自己。
    “我不叫先生,我是烛台切光忠,长船派先祖。按照辈分来说,你应该叫我‘爷爷’。”
     注视着小龙景光的金色眼瞳仿佛燃着烛火,令他着迷。
     失神的片刻过后,小龙景光才意识到自己无形中吃了亏,却只能悻悻的扯了扯嘴角,不做声了。
    他安安静静的跟随在烛台切光忠身后,脚步在一扇门前停下。“这是你的房间,你就在这里休息。”铺好的被窝显的温暖舒适。
  本来准备接受现状的小龙景光解开了披风,解除武装,好让自己舒舒服服的钻进被窝里。只不过让他郁闷的是这位自称祖宗的烛台切光忠先生,十分自然的睡在了自己旁边,他解释道:“没有多余的房间和被褥。”像是防止多余的质问,对方的手指堵在了小龙景光的唇上。面对面,潮湿的呼吸打在面颊,细小的鸡皮疙瘩从耳后一下窜到脖颈。他干脆一翻身,顺手捂住发烫耳朵。体温透过贴近的脊椎传来,为什么感觉这么奇怪?内心的质问声敲打着胸腔,让他无眠。
    直至听见身侧传来沉稳呼吸声,小龙景光才拿起叠好的披风,踮起脚尖走出房门,将披风铺在地下,卷起一角当做被子,倚着门蜷缩成一团,枕着左手臂躺了下来。夜晚的温度着实不高,离了暖烘烘的被褥,仅靠单薄的披风让他有点扛不住夜间的湿冷,捏住鼻捂了嘴,悄声的打了几个喷嚏,才陷入浅眠。
    小龙景光的嗓子传出微弱的呜咽声,有谁在压迫着他,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脸,湿软的舌,像是舔舐牛奶一样一点点触碰着他的唇,他努力的睁开眼,对方金色的眼瞳穿过黑暗注视他,将吻落在他的眼眶。
    然后他就醒了,带着倒刺的舌头舔过任何人脆弱的眼皮,他都毫不质疑那个人马上就会从梦中醒来,更何况他一向浅眠。睁开眼是两对金色眼睛投来的目光,头上金眸的白色幼虎,带着讨好的性质蹭了蹭他的额头。另一位眼睛的所有者,手指绕着一缕白发,另一只手将什么东西藏在了身后。
   下一秒,有人拉开门,一幅幅陌生面孔带着笑意,涌现在他面前,不知是谁是拧开了手中的海报筒,pong~~的一声,彩色的礼花散落在整个房间。彩色的纸条在落在头顶,夹在发尾,却让他无暇顾及。
   









[存档存档

在城市角落眺望着你
双支线
现世刀剑一对,
现世转生人类恋人一对 。(艺人经济人x知名艺人(财团老爸))
ooc设定
大概是人类的这俩没有做为刀经历的苦难。身份相差也很远。付丧神一方困于形体,人类一方困与无法诉说心意。两种意义上的在角落里眺望xd
却也没有能使彼此关系更近一步的契机,最后最后在给俩刀刀传话的途中,逐渐正视心意,修成正果的故事吧。
(转生人类是在光忠找到之后的时间)从小这俩娃就去关注了和自己同名的刀剑,也认识作为付丧神的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cp]

非常同意啊😭

AOzero:

分享些我目前为止都很相信的吃粮产粮……不知道啥(x
大部分是我自己总结的(x


1)点开了自己不喜欢吃的,默默右上角关掉。如果不好受了,去找些好吃的缓解一下。不要直接朝作者抱怨。实在想吐槽,私下找亲友,不要开群,发说说,发带tag的lof博文,等等。


2)看到写得再ooc,再傻再小白,再受不了的文,也……不要骂人。只要作者不是为了黑cp而写,那作者都是因为爱才写的。这是一种分享爱的行为,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实在看不下去,要么关掉,要么实在想管,那就多做做科普,不要骂人。
谁都有黑历史的时期,谁都有写什么都很水的时期,没有人生下来就要成为大大。批斗不但没什么意义,反而还否定了别人的努力,以及过去的自己。


3)既然是白吃,既然冷得没粮吃,就不要嫌这嫌那了,吃吧……
如果实在受不了,那就自己动手产呀。


4)既然不萌哪对cp,就不要每天去关注人家的动态,不要管他们那边的恶意言论有多能跳……有时间和对方互掐,不如回来自己萌的cp这边,产粮,科普,推广。就是要过得舒服,让对方嫉妒(这人x


5)不要当圈管……不要规定别人可以写什么不能写什么,不要因为这个粮食不符合你的三观你的口味就说它辣眼睛……
这世界非常大,我已经什么play都看过了,内心简直毫无波动(住嘴


6)对什么事件发表个人看法不要带tag,不要带tag。tag严格来说不是稍微带点边就可以打的类型,我觉得个人看法更像是心情日志,是带着个人色彩和特性的,发布到tag那种公共平台就不太好了。
我以前好像也干过这事……就那个spideypool到底是哪个spidey哪个pool的事(x)现在反省,以及向大家道个歉wwww


最后一条,7)关注几个高产高质量的太太,然后不搜tag,最多一周搜一次看看有没有新太太。一切就都解决了,拍手。


如果再想到啥,就再写写(

min的本本嗷嗷嗷!推荐推荐!一定不要错过

MIN:

不好意思占個TAG

做個CP20 F10 光忠的味道我知道 Day1攤宣

感謝阿鼠 希瑞 阿景的寄攤!!


《平行相交之際》/全年齡/24P/25RMB/漫本

劇情偏向平行時空轉生類

第一次出本各方面請包容W

希望本子能平安抵達_(┐「ε:)_


《漂泊止于恋人相遇》文本一宣+印调

kkkk希瑞的印量调查ww要出本本啦ww

北阪有桑:

刊名:《漂泊止于恋人相遇》
作者:希瑞娅斯
配对:烛俱利 only
字数:8w↑↓
价格:视印量而定
页数:130~160
收录:
《漂泊止于恋人相遇》全文
番外一则
(全文会在完售后一月之内放出,番外不公开)
试阅地址:http://siriusying.lofter.com/post/3c43ef_e22b6af
印调地址:https://sojump.com/jq/13086663.aspx

首发魔都CP20 Day1!
社团:光忠的味道我知道(可以去CPP上收藏我社以及本子~)
(社团团标感谢@污龙橡皮鸭 太太授权)

初步预计4月中下旬二宣,二宣公布封面+价格+其它信息。本子首发CP20 Day1,摊位号未出。届时会在微博(@慕德最近有点忙)和lofter公布。
印调地址:https://sojump.com/jq/13086663.aspx
猛虎扑地式求转发求填印调!根据印调结果决定是否通贩嗷~




(假装自己有一宣图)

挂个傻逼。

Avogadro:

慧酱的大咖喱今早碎刀了,宿舍婶婶们一起为他举行了一场 别开生面的 葬礼。
有萤丸的审神者执意刷图,老将大俱利马革裹尸!
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请收看今晚的[刀剑与法]


































笑死我了233333333333

还好给鹤球装了御守

点梗俱利烛

流水账 狼人俱利和吸血鬼咪
诈尸群众
@嘶今天写文嫖光忠了吗 欠了自家姑娘的一年的设定
า(°﹏°า )流水账注意,文力下降的厉害,下章h完结
把自己诊所打扮成咖啡厅,论俱利的少女心(你)

每当一年中几天,这个位于森林边缘的诊所总会关门几天,虽然某种意味上来说这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作为这所诊所的拥有者,大俱利伽罗他仍然坚持着这个举动。

从众人眼中的名牌医学院毕业,拒绝所有邀请,在这个森林租下这个木屋当做诊所,谁也不知道这个优秀的青年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说事话,没有什么客人是真的,不过相对来说让他避免了暴露在众人眼下的尴尬,毕竟他手臂上的刺青和一些隐藏起来的秘密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除了老朋友鹤丸的突如其来的拜访,可能只有门前时常会跑的无影无踪的动物,和把他肩膀当做枝头休息的雀鸟来作伴了。

说实话他是很想要接待除了动物之外的病人,这间诊所没有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和白的可怕的床单,反倒有点少女心。

房间是松枝烘焙的香气,混合着刚榨好的草莓汁的香甜气味,墙壁上应景的画着窗外的森林和草地上开的星星点点的小花,冰箱里有冰镇好的冷饮,桌上装满巧克力腰果曲奇的饼干盒,清晨麋鹿揪下的一从挂满野果的枝丫插在了花瓶里。

壁橱里准备了烘焙好的咖啡豆,配套的是碎花的茶壶和配套的杯子,一直是为来到诊所的病人准备着,不过更多的情况是松鼠沿着窗户的缝隙,跳撞到几个瓶瓶罐罐,揭开饼干的盒子剩下饼干渣子,留下一片狼藉来让他收拾,到后来他干脆固定的在窗台上摆了一盘曲奇。

最开始只能看到一地的碎屑,到后来固定有松鼠提前敲着窗子求投食,留下一窗台的坚果作为答谢,应该是曲奇里混杂的的腰果让它们嘴馋了想让自己做给他们,总之全都好好把答谢品收在空的玻璃罐里了。

他的生活不算太过乏味,就是甜品的消耗量有点快。今天的大俱利也在犯愁甜品的消耗速度赶不上钱包的增长的速度。

就这样他过着说是自在清闲的生活,虽然一定程度上是一种说不出寂寞的感觉的生活,即便时不时有小动物从他特意留好缝隙里钻到屋子里,享受他温暖的被窝,乖乖的让他团来团去。

可是他们能做到的也就是用着无辜的眼睛委屈的盯着他,在忍受他左手的揉捏的同时拿走他右手高举着的饼干。

如果有能陪他说话就好了,今天的俱利伽罗也这样想着,顺便向奋力把脑袋探进来的雄鹿递过去了它最喜欢的方糖,取下了它枝头挂的有这露珠的红果子,对方嘴馋的舔干净他手中的方糖的碎屑,作为回应俱利摸了摸它湿乎乎的鼻尖,帮它把卡在窗户的鹿角弄出来,内心吐槽了一下也就这只傻气的公鹿敢在这个时候来找他之后,决定今天停业。

平常这间看似咖啡厅的诊所歇业了,就连平常来串门的森林里的动物都不见踪影,只剩这个孤零零的建筑物,把窗户内外都钉上了木条,床底拖出落灰的木箱,熟练的将右手缠上粗的吓人的铁链,另一头正准备绑在绑在承重梁上,门外传来小声的哭泣。

l把我到了链接屏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