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岚

杂食 互攻堆点脑洞

id这结局我没了我抱头痛哭

又一个有生之年我不甘心啊你妈的

🐴一个突然想到的双v

























缓冲区

覆盖

平行世界

见鬼了结局v

穿越到正常结局血宫欣喜若狂——处决维吉尔,疯狂嘲讽本体,反向吸收维吉尔。

回到原来世界,v以为自己拥有自己独立人生的时候被尼禄问“你的眼睛怎么了。”

V本以为可以替代维吉尔,但发现融合依旧继续。

最终意识肉体依旧会走向融合,维吉尔个体无法被单单人性面替代。

他的肉体像他想象中那样由孱弱到强壮,消瘦的身体被肌肉和力量填充的时候,这幅身体同精神的掌控也离他远去,他曾经天真的想法被现实回击,命运女神揭穿了他虚构的现实。

难以控制的肉体和不属于他的渴望嘲笑着他,他终于明白半魔的身份无可替代,在最后一片属于他掌控领域消失前,带着本体对他的不屑,结束了自己可笑的生命。

关于蛋的ooc想法


也许蛋要比哥更痴迷力量,就像成瘾药一样,每次真魔人化能迅速解决问题,但是也在一丝一毫抽尽他的理智,每次结束真魔人状态的时候让他害怕的不是身体的虚弱感,而是人类意识被隔离在一角,明明他可以感觉到外界,却无法操控身体。

他强大无比,却畏惧自己。


不打tag了

丢点感想 v和维吉尔的

[关于v与维吉尔的感受

v对于当时维吉尔来说就像蜥蜴的断尾,蝴蝶

的蛹壳,是他力量强大追求过程中抛弃的垃圾罢了。

v也不是什么温顺善良的人格体,只不过是被狮群驱逐饥饿的幼狮罢了,了解自己的不足,承认自己的弱小,不仅是现实给他的警醒与领悟,也是让他更好活下去的生存方法,是敌人,谁会有闲工夫去欺负瘸腿孱弱的幼狮呢?但是如果有机会,v一定会咬断对方的喉咙。

作为被维吉尔一直压抑的嫌弃的人格面,被分理出体外无异于婴儿的诞生,那片寒冷又黑暗但安全的羊水,带着痛苦的回忆和孱弱的身体去面对自己终将无力消散的结局。某种程度上也是憎恨着抛弃孱弱面的自己,在处决尤里森的同时也是对维吉尔这个主体的不屑,你抛弃认为肮脏破旧的木板时,你这搜漂亮的船也随之沉没了。

就像血宫的处决,如果有机会的话,他甚至会讲所谓的本体吞噬殆尽,船嘲笑身上那块肮脏破旧的木板,将他剥离

船沉了,木板漂浮在海面 ​​​。

睡着的维吉尔会做梦吗

和救世主

以及隐身蜥蜴必须死


摇色子选一个x


傻屌小段子x

无cp

亲情向 真的很短xxx

很傻屌 oococcooc

想到什么可能一直加在这里

真的很短 你确定要看吗

1.

尼禄踢开门喘粗气在拍在维吉尔面前一个信封,

     维吉尔:怎么了,尼禄?你想和我说什么?

     尼禄喘气没回答

     维吉尔:你要结婚了?

     尼禄:不是

     维吉尔 :姬莉叶有孩子了?

     尼禄脸红 :不是 ,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维吉尔看着脸红的尼禄认真思考半天一字一句磕磕绊绊的说:你    想    我     了?

     尼禄脸爆红爆粗口:我没有,fuck你他妈都在想什么,你再好好想想

     维吉尔瞬间语气带着点失落但还是很继续很耐心的接着问:那是发生了,什么尼禄?

      尼禄捂脸把信推给维吉尔小声的说:随便你怎么想,你自己看吧。跑了

      维吉尔乖乖接过来打开,是账单,尼禄幼幼的英文字体在结尾大大的写着:这你损毁物品的账单,记得还!!! 小字在最后写“后面还有字,爱看不看。”

     维吉尔翻过来,后面写着:我替你还了,你欠我一笔。


     版本2
  尼禄踢开门喘粗气在拍在维吉尔面前一个文件袋,

     维吉尔:怎么了,尼禄?你想和我说什么?

     尼禄喘气没回答

     维吉尔:是关于我的吗?

     尼禄:YES

     维吉尔:和你有关吗?

     尼禄:YES

     维吉尔 :是最近的事情吗?

     尼禄 :Yes,我的老天我们是在快问快答吗??
    
     维吉尔学尼禄语气:YES.

     尼禄大声:不要学我啊,我想说什么来着fuck我我我我想不起来了。
   

     维吉尔努力抑制住嘴角抽动:难道是你怀孕了?

      尼禄习惯性回答:YES.不不不nonono!!!!不是,是,我是姬莉叶,不不不是姬莉叶。fuckfuck,我怎么了。
  疯狂抓头发
       维吉尔当尼禄面打开档案袋:是产检影像,写着女孩。
     还飘出来一张小纸条。
     尼禄红着脸捂着耳朵闭着眼睛,没敢看维吉尔。
     维吉尔捏在手里大声读了出来:你可以祝福我吗,父亲。
  
    维吉尔把尼禄的手从耳朵上掰下来,认真的看着他大声说:YES,I CAN.
   




  3
尼禄桌子上这几天总是会莫名其妙出现草莓相关的物品
第一天是还带着露水的草莓,
第二天是草莓圣代,
第三天是草莓干,
第四天是半生不熟的草莓蛋糕,
第五天是烤焦了的草莓饼干,
第六天是堆满草莓芝士和火腿的披萨,
第七天受了伤,半夜收到了的是草莓混着绿魂的冰镇饮料。
第八天他躲在桌子下面,等着一个把草莓相关制品放在桌上的人,在他放东西的时候吓他一跳,告诉他
第一天的草莓很甜
第二天的圣代撒了半罐糖甜到他牙疼
第三天的草莓干虽然没晒干,但他一天只舍得吃一个
第四天的草莓蛋糕草莓加太多,里面还没熟
第五天的饼干糊了,脆脆的,苦苦的,还可以
第六天的草莓芝士火腿披萨虽然搭配和奇妙,但还不错。
第七天的冰镇饮料很有用伤已经完全好啦。
第八天的份他希望可以两个人一起吃,告诉维吉尔他动静太大,他早发现了,以及虽然但丁喜欢草莓,但他不喜欢,维吉尔没有做甜品的天赋,但是他愿意和在做一份,最重要的是他想和那个笨拙表达关心的父亲,面对面说点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立个小目标 比如说一周一篇斯巴达x

好希望码子速度再快点。

下一对想搞搞蕾蒂x但丁哦 感觉这对很好吃


故事之后 (1)

  说在前面

傻屌ooc流,短小不精悍,v哥吐槽流

流水账吧作者只有小学生文笔(((゚Д゚Д゚Д゚)))……一直想v哥见到帕蒂小姑娘是什么反应,超我流玩梗,cp的话兄弟无差。Σ( ゚ω゚

大概是斯巴达兄弟回来之后()

   今天斯巴达兄弟回到人间的第28天12小时38分钟。

两个人窝在尼禄的小破车里,美其名曰场外协助来逃避追债现实。

     但丁和维吉尔在狭小的的车厢里,分开斜坐着,不过就算不是因为一张桌子的缘故,他俩也不会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维吉尔身体前倾,双手不自觉得合十磨蹭,眼神时不时往对面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反观,车厢另一侧的但丁此时正靠在枣红色的沙发背上,翘着二郎腿,看到有趣内容的时候甚至会不自觉的吹声口哨。

      事实上维吉尔急切的想要和但丁说话,就像心中憋了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孩子,对于就在前12个小时38分钟对方试图还抗着着自己偷偷从devil may cry二楼翻窗进去发生的事情,他简直想拽着但丁衣服领子问个清楚!当然自己还不会二段跳这件事情不是重点。

      重点的是,翻进去后整个粉色的房间和满是可爱装饰的床,其中还站着个漂亮的金发带着自来卷的小姑娘,有着双像海的蓝色眼睛,穿着粉色的洋裙,不张嘴说话就像个小天使,就是头上白色头巾和腰间的围裙显的有点搞笑,对方插着腰拿着扫把直指旁边的但丁。

     “你跑哪里去了!!!!但丁你别跑!!”天啊,小姑娘看上去文文静静一只,吵吵起来简直堪比artemis。

      他只能找个角落,站在旁边捂住耳朵,即使这样也有这个几个单词溜进了耳朵“3个月,纪念日。”

      楼上这么大动静,房子里的其他人冲了进来,“砰”的一声房门被一教踹开,发出痛苦的嘎吱声。首先进入视线的是穿着黑色的高跟长筒靴漂亮美腿,其次是有线条感的腰线和金色的卷发,没等维吉尔仔细看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时候,但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扛着他从窗户上跳下去了,当然他也没忘记补踹但丁一脚,他只是不会二段跳而已,不代表对方可以再次扛着他从二楼跳一回。

     简单的总结一下,就是但丁屋子里有个金色头发带卷的小姑娘还有个金色头发带卷的女人——简单推导一下但丁有个女儿?!??

     维吉尔下意识的蹭了蹭手,张嘴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说?“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儿?”不行,但丁肯定会有101种方式嘲讽回来,那就先笑笑?努力弯了弯嘴角的维吉尔,试图依靠倒在车窗上的影子来判断自己的笑容是否和蔼可亲,车窗上只映出中年男人勉强抽动嘴角的样子。

     “咳咳”但丁轻咳了两声,维吉尔立马把头扭了回来,用余光瞄了眼但丁,视线恰好对上。

     维吉尔保证这绝对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尴尬时刻,但丁这小子到底有没看到他刚才那副傻样。实际上的但丁只是立马摆出了一副五好兄弟笑容,让他觉得这笑容熟悉到是自己傻小子天天看着机械臂得意洋洋的傻笑。

    “维吉尔,我们出去活动一下?”等他从刚才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里醒过来的时候但丁站在车下对他招手了。维吉尔握紧阎魔刀,从车厢一跃站到兄弟身旁。“好”维吉尔回应的话语带着一点愉悦,毕竟没有比打一架更和他心意的询问方式了。

  

  


猫耳 恋爱 与流行性感冒【白起x你】小甜饼

文笔比较差哈otz
有李总来跑个龙套
有微博太太的梗注意
临近圣诞,你忙着写这期关于警方节目的策划,一想起警方不由的就想起最近遇到的学长–白起。
你对白起的了解实在是少之又少,高中的记忆像是写在纸巾上的字迹,一两滴水就会让一切化成看不清的墨块。
高中的回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场突如其来的流行性感冒,以及高中临近圣诞,在放学后,被白起单独叫到操场后。
看着他带着帽子,帽檐压的极低甚至盖住了大半张脸,显的整个人阴沉又带着一点莫名的杀气。
“你……”对方刚开口,紧张的摸了摸鼻尖,吐出有点沙哑的声音,可你没等他说完一句话,就把攥在手心的带着体温的钱包塞到了他的手心。
“学长我只有这些,我先走了”你慌乱中哆哆嗦嗦的说出这句话后掉头就跑,留下他和被风吹落一地的金色树叶。
之后你再也没有见过他,只能从旁人的闲谈中了解的一两句白起的消息,不过这位校霸很快的从同学们闲谈话题里消失的一干二净的消失,毕竟他们都是一群要面对高考学生,没人会把太多关注点放在别人身上,你自己也不例外,将那个和抽屉里收到的那封带血的信和他通通忘掉。
打断你回忆的是魏谦打来的电话,他拜托你去李泽言办公室的时候顺道去医院开几种感冒特效药。你从他的讲述才想起来最近又爆发了几年前的流行性感冒。没多想,你抓起桌上的文件随手拿起一件外套准备给得罪不起的总裁汇报工作和买特效药。
你奔波在路上,选择忽视了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分分开始开始带起了帽子。
下班时刻都车总是会把整条道路堵的严严实实,你最后只能被迫下半途了计程车,跑步继续接下来的行程,来到李泽言的办公室时你已经迟到一个小时,办公室礼节被通通扔到脑后,冲到门口扑到他办公桌旁,形象全无。
你抬起头准备对上李泽言下一秒的带着怒火的眼神,却发现对方抓起桌上的平板电脑,以极其傻逼姿势的顶到了头上,眼尖的你注意到了平板下面没有完全盖住露出的猫耳尖尖和只露了一丢丢的粉色耳廓。视线下移华锐大boss,超能力者,给她投资5个亿的顶级金主头上顶着猫耳,鼻子通红,旁边的脸颊也像是被顺带燃起一片火云。再往下看甚至还有一条黑色的毛绒尾巴弯曲并大幅度在摆动。
你脑子同时中飞过无数条想法,
“华锐总裁竟然在办公室玩猫耳情趣play。”
“霸道总裁感冒时竟然变害羞小娇妻。”
“总裁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另一边李泽言趁着你天马行空的发愣乱想,甚至笑了出来的功夫,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顶棒球头盔扣在脑袋上。
将刚才顶在头顶的平板敲了你的头顶,你能想象出来李泽言的嘴角忍不住嘴角抽搐的,半天只吐出两个字
“白痴。”
将你扔出办公室,等你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对着李泽言办公室拿道紧闭着的漂亮的红木大门了。
你看了一眼手里空了不少的袋子,李泽言趁着刚才自己发愣的时候把手里的药拿走了,倒是多了一个大的黑色纸袋印着s的金色英文字体,袋子里面整整齐齐的落了几小盒包装透明包装打着粉色蝴蝶结的精美甜点,焦糖,蛋挞和奶油的味道一下子钻到鼻腔,浇灭了一点点,从刚才被李泽言从办公室扔出来的怒火,这个傲娇,你不由得从心底吐槽道。
刷了刷手机仔细看了看这场流行性感冒到底是何方神圣,弹出来的微博头条是【流行性感冒再度来袭,竟会让恋爱者长出猫耳,让你心底的爱意展露无遗。】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笑的太嚣张。真没想到李泽言你也有这一天!
你围着红色的羊毛围巾怀里抱着从李泽言哪里收到的甜点,无视掉被风吹的乱遭遭的头发,悄悄哼着着街上播的圣诞歌。
包里传来手机短信的提示音。
是白起发来的例行查岗短信。
“在哪里,到家了吗?”
“还没有,我在xxx街道路灯下面,旁边有长椅。”没过几分钟你就得到的回复
“找个地方避避风,等我马上到”
于是你找了旁边的空着的长条椅子坐了下来 ,想气了最近的流感,和在那头顶可爱猫耳擦鼻子到通红,重感冒的总裁大人
不由得觉得,觉得你应该为每天担心自己安全的白起做点什么,于是在座位上留下张字条,快速,敏捷的冲到对面奶茶店要了两杯烫的原味奶茶,在等待期间又走到隔壁选了一条款式简洁大方的浅蓝色羊绒围巾,一顶看起来就很暖和的灰色毛线帽子,和一副里面加绒的手套打包好,寄上写着英文漂亮的红色丝带。急匆匆的赶回长椅。
你发现白起也刚刚到,在正警服外面套着帽衫,还把帽子也套在了头上显的有点蠢,正在来回张望着寻找你的身影。
你悄悄绕到他身后,左右手都被东西占满了,于是你准备那肩膀撞吓他一跳,想想白起被吓一跳的样子,计划准备实施,你都冲出去了带起一阵微风,结果对方突然转身,吓的你赶快停止脚步,手上的奶茶因为力的惯性撒了一身,也把手烫红了。
白起说到“你,没事吧”
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脱口而出,看到撒了一身奶茶,手指也烫红的你。他下意识蹲下来将你的手指含到口中。
你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连忙抽走手指,白起也反应过来刚才的下意识的动作太过暧昧,将头偏了过去,不敢对上你同样脸通红的你。
为了缓和这尴尬的气氛,你找了个借口“白起,奶茶撒了一半,我再去给你买一杯。”准备先离开一会。
你的手却被他抓住,对方淡淡的说“不用,半杯奶茶足以。”
白起拿走你手里所有东西,放在椅子上,扒掉你沾满奶茶的外套,将自己的外套披到了你身上,只留一身单薄的淡蓝色警服。
你感受着带着白起体温的外套,想为自己刚才不过脑子的行为道歉,却被白起脑袋顶上突出的
“猫耳?!”你心里的声音没忍住冲出了口,听到你下意识的叫声,白起才意识到自己苦心藏起来的耳朵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他马上双手压住棕色的猫耳。小声的低咕着说
“别看我,很蠢,最近太忙不小心感冒了。”
你心底涌起一股淡淡的伤感,原来白起也有喜欢的人了,甩了甩脑袋,把这股莫名的心情甩出去,正好拆开包好的礼物,踮起脚尖给他围好围巾,带上帽子,把手套塞到他手里。笑着说
“学长圣诞快乐,一直以来辛苦你了,没想到买的圣诞礼物正好派上用场。”
白起拉低了帽子,快要盖住整张脸,将你的手放在掌心,没说话。
“没想到白起你也有会感冒的时候……,要记得赶快吃药,你喜欢的人会担心的。”
“嗯”对方只回了声嗯
“你知道吗,泽言居然也长了猫耳,我被吩咐给他买感冒药,结果还被他扔出来了。”
“不过他居然给我塞了点心,souvenir的你还没吃饭吧,快一起尝尝!!”你连忙分出一半的点心塞到白起手里努力调整尴尬的气氛。拉着他走进奶茶店,坐下享受美味的点心。
他拆开点心的包装,一点点吃掉点缀精致的黑森林,摸了一下托着蛋糕的金色蛋糕底从中抽出一张写着金色英文的黑色薄纸。不自觉的流露出坏坏的笑容,像是做成功坏事的小朋友。随后将那张纸片丢到了脚下的垃圾桶。
享受完美食和奶茶,他打了一辆车把你送到楼下。
回到家的你倒在床上,好累,好困……要去洗他的衣服,还给他……你带着这样的想法倒在床下一秒就陷入睡眠。
你第二天浑身酸疼的起来,嗓子像是着火,头也晕晕沉沉的,拖着沉重的身子,起来洗漱,镜子里的你无精打采,面容死灰,连头顶都耳朵也垂了下来……
“!!!等等耳朵!我为什么会有耳朵。”你哀嚎一声,绝望的来回揉着那对突然冒出来的毛茸茸的猫耳。继续扑在床上,准备再睡一觉清醒一下,收敛收敛这突然造访的少女心。
手机短信响起是白起发来的
“你怎么样?”
“我没事,你放心你不用来接我啦www我这几天不出去。”
这样的对话持续了好几天,你始终回避着白起。
直到有一天短信内容变成了
“开窗。”
你慌忙间顶着一定乱糟糟的熊猫帽子,来带窗前,给他开窗。
开窗迎来的不止是白起,还有夹杂着几片金色香樟树叶的风,吹掉了你头上蠢到极致的帽子,让猫耳暴露在空气中。
对方带着笑意,附身在你耳边,说着
“为什么躲着我。”
用手捂住你想说话的嘴。抢先说出很多年前未曾说出来的话
“我喜欢你,这付耳朵是因为你,那么你呢?”

非常同意啊😭

AOzero:

分享些我目前为止都很相信的吃粮产粮……不知道啥(x
大部分是我自己总结的(x


1)点开了自己不喜欢吃的,默默右上角关掉。如果不好受了,去找些好吃的缓解一下。不要直接朝作者抱怨。实在想吐槽,私下找亲友,不要开群,发说说,发带tag的lof博文,等等。


2)看到写得再ooc,再傻再小白,再受不了的文,也……不要骂人。只要作者不是为了黑cp而写,那作者都是因为爱才写的。这是一种分享爱的行为,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实在看不下去,要么关掉,要么实在想管,那就多做做科普,不要骂人。
谁都有黑历史的时期,谁都有写什么都很水的时期,没有人生下来就要成为大大。批斗不但没什么意义,反而还否定了别人的努力,以及过去的自己。


3)既然是白吃,既然冷得没粮吃,就不要嫌这嫌那了,吃吧……
如果实在受不了,那就自己动手产呀。


4)既然不萌哪对cp,就不要每天去关注人家的动态,不要管他们那边的恶意言论有多能跳……有时间和对方互掐,不如回来自己萌的cp这边,产粮,科普,推广。就是要过得舒服,让对方嫉妒(这人x


5)不要当圈管……不要规定别人可以写什么不能写什么,不要因为这个粮食不符合你的三观你的口味就说它辣眼睛……
这世界非常大,我已经什么play都看过了,内心简直毫无波动(住嘴


6)对什么事件发表个人看法不要带tag,不要带tag。tag严格来说不是稍微带点边就可以打的类型,我觉得个人看法更像是心情日志,是带着个人色彩和特性的,发布到tag那种公共平台就不太好了。
我以前好像也干过这事……就那个spideypool到底是哪个spidey哪个pool的事(x)现在反省,以及向大家道个歉wwww


最后一条,7)关注几个高产高质量的太太,然后不搜tag,最多一周搜一次看看有没有新太太。一切就都解决了,拍手。


如果再想到啥,就再写写(